主页 > W伴生活 >已读不回的焦虑其实是来自于⋯⋯ >

已读不回的焦虑其实是来自于⋯⋯

W伴生活 2020-07-08

「他传这句话是什幺意思?」

「如果现在太快回他,会不会显得我太过饥渴?」

「什幺叫做『以后也多多照顾啰』?」

「我要的不是这个啊!」

在日剧《逃避虽然可耻但是有用》(月薪娇妻)中,(以下有雷)女主角美栗和男主角平匡暧昧地透过一扇门互相传讯息,两个人都不敢说出内心真正的话,却又期待对方真实的回答。在一段不确定的关係当中,我们往往都会有各种的小剧场和担心,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这些担心是从何而来?

已读不回的研究

在开始讨论这个主题之前,我还是不免俗地要摘要常常提到的一些研究:

˙已读不回似乎是我们的「特产」:

国外也曾经进行一项实验[1],不过他们并没有看到已读不回的负面现象。他们让伴侣或朋友透过特殊的Messenger来聊天,对方传送讯息的时候会延迟1秒钟,製造出已读不回的效果。结果发现,关係越好(安全感越高)的伴侣或朋友,「对方延迟回覆」反而会让他们觉得伴侣应该是挺他们的(例如,「他还没回可能表示他赞成我说的话吧?」)。不过关係不好的,他们的反应也没有特别差,只是与控制组差不多而已。

已读不回的焦虑其实是来自于⋯⋯

˙关係「不确定性」是重点:

另一个研究发现[2],「现在关係的状态」或许也有影响。相较于有稳定交往伴侣的人,单身的人有比较高的已读不回焦虑*。情绪比较不稳定的人、关係比较不好的伴侣、预期对方秒回的人,越容易觉得「被已读」。

你可能会说:「好吧既然是这样不期不待就不受伤害,如果我一开始就打定主意觉得他应该不会回吧,他如果没有回就不会难过了吧?」

很遗憾,案情并没有那幺单纯,那些常常被已读的人,虽然会预期对方几乎不会回,但只要有一丝丝的期待,还是很容易患得患失。

已读不回的焦虑其实是来自于⋯⋯

是什幺在纠葛着你?

上面那一笔资料其实是好几年前收集的,不过最近又把它翻出来重新分析,结果发现一个有趣的事情——每个人对「被已读」的感觉并不一样。虽然有82%的人都希望「最重视的那个人」能够半天内回覆自己讯息,但是当对方没有如预期中很快回覆的时候,每个人心里面的小剧场并不一样,因应的方式也不同。

已读不回的焦虑其实是来自于⋯⋯

˙认知:「他应该是在忙吧?」、「 他可能不知道回什幺吧?」、「他可能要想一想之后才可以回?」

˙情感:我可能跟他没有机会了、原来他没有我想像中那幺在意我、他的心意到底是什幺呢?

˙行为:以读攻读、先去做别的事情等一下就忘记了、想要不去在意,没想到居然越来越在意⋯⋯

于是,同样前面那一句「以后也多多照顾喔」,可能会勾起各种不同的解释,端看对这段关係的安全感高不高、你对自己的自信好不好。在这样焦急地等待当中,究竟是什幺在纠葛着我们呢?最近我们仔细分析那些高度焦虑的人回答6分的题目,我发现可以分成两大类:

˙自己太在意:常常拿起手机,看他回讯息了没、如果他没回会觉得自己不被重视、感到不安焦虑。

˙对方冷淡:对方可能常常聊天聊到一半就不见了、常常联络不上、不回你讯息却还在做别的事情(如回应别人的贴文),搞得好像自己总是一直等的那一方。

从已读当中解放

「你不要跟我说这幺多,告诉我怎幺办就好!他一直已读我,是要回他还是不要回?」有次我去一个高中演讲谈到这个现象,一个学生举手问了这个问题。不过,如果根据上面的研究结果,我倒是觉得要从已读不回当中解放,真正要处理的并不是「讯息该不该回」本身——而是你自己在这段关係当中的安全感。

如果你们还没有在一起,总是他很冷淡(或者他忽冷忽热)、你很担心,那你可能要思考:这样的关係纵使最后在一起了,会是你想要的吗?你或许不确定该不该跟他讨论(怕讨论之后连朋友也当不成),但如果有一个人,连你这幺在意的事情都无法讨论,真的适合在一起吗?

如果你们已经在一起了,那幺可以去想想为什幺这段关係会变得那幺没有安全感?这份不安是来自于你们的互动,还是来自于你自己一直以来的状态?如果你愿意,也可以和他一起尝试伴侣谘商**

其实,已读不回的焦虑只是表象,更重要的是这个表象下面,隐藏着哪些一直不敢碰触的黑暗。当这些黑暗终于能够被看见,那些骚动的焦虑也会渐渐消失不见。

海苔熊

注解 

*碍于伦理,我们没有进行操弄(单身/有伴侣),所以也还有可能有其他各种解释。

**伴侣谘商地点集锦:

˙台北:华人伴侣与家族治疗协会

˙台中:喆芳心理谘商所

˙高雄:芯耕圆心理谘商所

˙其他地区网路谘商:华人心疗在线

˙学生免费线上谘商:秘密花园

延伸阅读

1.         Koudenburg, N., E.H. Gordijn, and T. Postmes, "More Than Words": Social Validation in Close Relationships. Pers Soc Psychol Bull, 2014.

2.         程威铨 and 龚佑霖, 当爱,已读:从儒家关係主义看已读不回效应, in 本土谘商心理学国际学术研讨会:含摄文化下的谘商心理学. 2016: 台湾,南投.

已读不回的焦虑其实是来自于⋯⋯

>>看更多本周HOT ISSUE【不读不回/已读不回,那些关于回覆讯息的艺术】

 

您可能有兴趣文章: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