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W伴生活 >出嫁的女儿每月寄钱回娘家,两年后被丈夫赶出门,回到娘家听到的 >

出嫁的女儿每月寄钱回娘家,两年后被丈夫赶出门,回到娘家听到的

W伴生活 2020-06-19

出嫁的女儿每月寄钱回娘家,两年后被丈夫赶出门,回到娘家听到的

   

赵欣是个苦命的孩子,父亲去世早,

她和弟弟从小就和母亲相依为命,

在农村大部分女人在丈夫走后会选择改嫁,

重新追求幸福圆满的生活,

可赵欣的父母感情深厚,加上母亲捨不得姐弟受委屈,

所以独自撑起家,像男人一样干活挣钱。

   

家里地少,赵欣的母亲就扛着锄头上山开荒,

种果树顺带养土鸡,农民季节需要请人插秧耕地,

赵欣的母亲总是最积极的一个,为的是赵欣姐弟俩能吃得好穿得暖,

去镇上卖果子她会在篮子里放一大瓶水,只为了节省一两元矿泉水钱。

   

母亲的付出赵欣全看在眼里,从上小学开始她就帮着打农药浇水,

其他同龄人在田间嘻嘻,她却用幼嫩的肩膀扛起家,

看着母亲日渐消瘦的脸庞、粗糙的双手,

她初中毕业就外出打工,当时她学习成绩很优秀,

已经被重点高中录取,但她觉得作为女儿,

应该减轻家里负担,让弟弟读书无后顾之忧。

   

一开始在工厂做流水线,她拿到工资第一时间寄回家,

只留下吃住最基本的开销,一年后她觉得工厂工作像机器,

长期下去没未来,于是果断辞职去家政公司应聘保姆,

因为长相清秀,有着虚心学习的态度,她很快适应了保姆生活,

由于做事耐心细緻,赵欣深得公司领导和僱主的欢心赏识。

  

20岁那年,赵欣因表现突出被派往大户人家中做保姆,

机会来之不易,她非常珍惜工作从不马虎,僱主是个有钱人,

当时看重了赵欣的勤快本分、朴实善良,

把自己的儿子黄谦介绍给赵欣,后来两人顺理成章结了婚。

出嫁的女儿每月寄钱回娘家,两年后被丈夫赶出门,回到娘家听到的

   

其实对黄谦,赵欣谈不上爱,只是当时弟弟上大学需要钱,

母亲进城住院开支也不小,嫁给他很大一部分是想让家里过上好的生活,

不过赵欣是个忠心和懂得感恩的女人,

婚后她努力顾家,全力做一个好妻子、好儿媳。

家里开支公婆负责,老公每月还给赵欣一万元生活费,

让她做自己想做的事,买想买的东西,

赵欣过惯了苦日子,虽然嫁入豪门可仍旧勤俭节约,

她明白娘家需要钱,所以每个月都把余钱寄给母亲,

但这事赵欣没和丈夫讲。

   

结婚前两年她与丈夫的感情还很好,经常逛街一起谈心,

可两年后丈夫就变了,开始晚回家,不与赵欣聊天,

还经常对她说三道四,起初赵欣不断反思自己,

以为自己哪里做得不好,可后来发现丈夫在外面有了别人。

  

那天是老公生日,赵欣为了让老公开心,提前好几天準备,

但当天备好饭菜和蛋糕后,丈夫却说要见客户回不了,

赵欣觉得老公辛苦,就提着他最爱吃的红烧肉去公司慰问,

可到了门口看见他正与一个漂亮女孩亲密接触,

后来回家问丈夫她是谁,丈夫反手一掌,还冤枉赵欣在外养人,

赵欣看着丈夫无情的双眼,含泪提出离婚,但丈夫听后乐开了花。

  

当晚老公让赵欣回娘家住,赵欣是个有骨气的人,

她没拿一件丈夫和婆家买的东西,只拿了过门时所带的衣物,

寒风中等了半小时,她坐上了回家的计程车。

   

到了娘家已是晚上十点,屋里的灯亮着母亲肯定没睡,

来到门前正发愁如何与母亲解释时,屋里传来母亲与弟弟的对话。

   

「涛涛,你姐寄来的钱你可不能乱花,她肯定省吃俭用才攒下来,

你姐为这家付出了很多!虽然她每次回来都笑容满面,

说自己吃得好穿得好,一家人都对她疼爱,

但世事变化无常,我们要留一手,给你姐姐準备一条后路,

所以除了供你上学,这些钱我都要存起来!」

   

「恩,妈,我记住了,姐姐对我的好,为我做的事我都铭记在心,

我一定会更加努力学习,毕业后好好报答她的恩情,

您放心我不会让您和姐姐失望的!」。

出嫁的女儿每月寄钱回娘家,两年后被丈夫赶出门,回到娘家听到的

   

听到这些,赵欣热泪盈眶,她抬头看着天上的皎洁而又明亮的月亮,

回家前的失落和难过也瞬间消失,因为她知道,无论自己怎幺了,

母亲和弟弟都是她最坚强的后盾,回到家永远都能感受到温暖,

她擦乾眼角的泪水,轻轻推开门,

同时也开始了自己崭新的生活,她告诉自己,

这一次她会勇敢去追寻属于自己的未来!

往下看更多精彩内容:父亲奄奄一息,久久不愿闭眼,母亲拿出存摺做一事,他含泪而走

我是家中的养女,亲生父母在两岁的时候相继离世,

爸妈看我可怜把我抚养长大,

我还有两个哥哥,是他们的亲生儿子,

平时我们很少来往,这几年纷纷结婚成家在城里定居,

照顾不到爸妈在所难免,

今年4月份我爸查出重病,治疗了好几个阶段,

最后实在扛不住回家好吃好喝伺候。

其中在医院的这6个月的时间里,都是我老公和我轮流伺候,

我妈上了年纪身体也不好,两个哥嫂从来都没问过,每次总是一句话:

「花多少钱,到时候回家均摊。」

其实根本就不是钱的事情,

因为费用可以报销,前后只花了30多万,

我和老公拿了15万,剩下的全部都是我爸妈的一点积蓄。

出院回到家后我们就没照顾了,

毕竟我也结婚成家了,一家老小也要过日子,

这个月的2号晚上11点多,我妈来电话说:

「赶紧回来,你爸好像不行了,只剩下一口气。」

当天家里所有亲戚,哥嫂他们都回来了,甚至连我公婆都来了,

那会我爸意识非常清楚,但就是说不出话,手脚也不能动,

懂行的人都说只剩最后一口气憋着,

但一直不愿意闭眼,肯定是有什幺话要说。

我和我妈比划了好久,我爸就是没反应,

我一直在想,如果有一天我面临死亡,我最担心的人是谁?

一定是爱人!最放心不下的,无非就是生活过得好不好,有没有人照顾。

说句公道话,我两个哥哥连我老公一半的孝心都没有,

最后我妈当着所有人的面,把老两口子私藏的一份存摺给了我老公,

我还是第一次听说遗产留给了女婿,里面整整八万块钱。

过了五分钟所有,爸爸走了,很安稳。

几十年的婚姻,最终都要一先一后,

亲人间的情感在这个时候,表现得淋漓尽致。

可这几天,两个哥哥找到了我,说我爸的遗嘱无效,

即便有证人我们都没资格拿这个钱,

因为在我和爸妈没有血缘关係,因为我是抱养的。

出嫁的女儿每月寄钱回娘家,两年后被丈夫赶出门,回到娘家听到的

可是这几年,爸妈所有的赡养责任,都是我和老公承担,

两个儿子压根就没管过,但是这钱不能给他们。

不是我想争夺这个钱,而是我知道,一旦他们得手了,就会撇下我妈。

您可能有兴趣文章: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