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W伴生活 >【台北共同空间巡游】卡市达加油站:将鑒于欧洲经验,启动共同空 >

【台北共同空间巡游】卡市达加油站:将鑒于欧洲经验,启动共同空

W伴生活 2020-06-12
【台北共同空间巡游】卡市达加油站:将鑒于欧洲经验,启动共同空

欢迎来到 INSIDE 共同工作空间系列报导,这次我们要介绍的是创办将近四年,国内共同工作空间先驱之一的卡市达创业加油站。相信有些读者听到「卡市达」三个字,就想到曾任文化部次长的创办人邱于芸吧!这里的确是她在英国生活二十几年后,凭藉在异国所见所闻再带回台湾创业圈的心血结晶。不过这次 INSIDE 访问到的是新上任半年,身兼创业者的营运长詹宇帆,不只为大家介绍卡市达过往的努力与理念,也谈谈他们在观察创业大环境变动后即将进行的一连串转型计画。

铁血十八星旗所具的革命精神

走到位于西门町电影街的卡市达武昌店外,即可看见那两面鲜红,与地名相呼应代表武昌起义的「铁血十八星旗」。从这就可一窥比起许多共同空间或加速器,卡市达与它的创办人邱于芸显然具有更强烈的浪漫性格。会把这里称为「武昌起义」就是因邱于芸认为创业这档事本身就是一次革命行为,在她眼中创业者就是要够有创意,够有意志颠覆市场。

【台北共同空间巡游】卡市达加油站:将鑒于欧洲经验,启动共同空
飘扬在西门町街头的铁血十八星旗

但曾任职过奥美与痞客邦,有深厚行销经历的詹宇帆则扮演了适度踩煞车的角色。谈起会担任卡市达营运长一职,詹宇帆说明他在奥美一次提案上认识邱于芸,当时就认为她对很多事物都有特别的见解,至今已经是多年的好朋友,深知她本质上是一个充满创意与热情的人;而后决定自行创立新创公司 ADOOR 时,邱于芸立即邀请他「何不以创业者的角色,同时在这里给予其他创业者协助?」

【台北共同空间巡游】卡市达加油站:将鑒于欧洲经验,启动共同空
卡市达新任营运长,同时也是创业者的詹宇帆

原本卡市达就是立意成为创业者的「加油站」,是帮创业者加油打气,甚至可以稍做休息的地方。「创业对人生来说,并不是必须捨弃生活,借了钱拼了老命甚至抛家弃子的二分法。」詹宇帆说明卡市达并没有加速器或孵化器的成分,而是比较偏向在创业者在创业前期还有工作时,提供另一个空间让这些人上完班以后可以在这里「寻找自己方向」的位置。

加油站就是帮创业者加油打气
【台北共同空间巡游】卡市达加油站:将鑒于欧洲经验,启动共同空
相信常去西门町武昌街看电影的朋友都对卡市达的店面有印象

也因此卡市达与进驻团队的关係是较为柔软,有弹性的。詹宇帆表示卡市达在挑选进驻团队时,会注重整个空间的「多元性」,目前的十几组团队中有网路团队、垂直性媒体,还有三四组长驻的外国工作者,甚至有位从事互动设计的外国创业者,他一天的工作就是一边画画,一边写 code。卡市达的宗旨之一就是塑造充满创意氛围的空间,多元性够才能让团队之间的创意互相碰撞擦出火花;也因此他们常常举办像「每月家庭聚会」一人出一道菜之类的交谊活动,让团队在忙碌工作之余,能藉由各种生活接触,进一步启动新灵感并落实在创业工作上。

「因为卡市达着重多元性,所以一直把西门町当作基地。」说到卡市达武昌的故事时,詹宇帆说明北部长大的孩子都对西门町这里有记忆,有着电影院、补习班、MTV,以及各式各样的潮流店舖;但旁边就是台北老五金街的集散地,这里也曾是以前台湾最繁华的行政区,可说是台北城市新旧生命力交织最为多元的地方。卡市达武昌设在这里,其实就有想要把老城市注入新生命,并让创业家在此创造自己故事的意味;另一方面也是看中西门町的交通便利性。

詹宇帆也藉此谈论他对创业空间的一些观察。「交通便利是创业空间的基本条件之一,很多政府特别扶植的场所,基本上完全起不来就是因为交通不便。你可以发现国外好的创业空间,绝大多都是在交通最方便的地方;不过学校官方场所中,相对合适设立创业空间的地方。一方面不少学校交通方便,同时也有足够的固定设备。在少子化越趋严重,学生越来越少的状况下,该是把资源释出,活化社区的时候了。」

【台北共同空间巡游】卡市达加油站:将鑒于欧洲经验,启动共同空
事实上卡市达武昌空间没有特别大,但透露出一种浓浓的老建筑风情与家庭感

卡市达另一个空间则是位于圆山的台开承德大楼。相对于普通透天厝建筑,较为狭小的武昌,圆山这里则有近千坪的单一楼层空间,但平常进驻的团队却只有四组。詹宇帆说明圆山这里是卡市达举办活动、集会的主空间,除团队进驻,也将以提供活动场租的方式以维持这里的营运。但像是二十人规模会议、简易摄影棚等这里都一应俱全,若要容纳数百人规模的大型网路聚会活动,这里是措措有余。此外,这里也跟将被设为台北市创新创业基地的花博颇为接近,估计将发挥创业活动的聚落效应。

【台北共同空间巡游】卡市达加油站:将鑒于欧洲经验,启动共同空
开幕不久的卡市达圆山则相当开阔,容纳数百人的大型活动不成问题
【台北共同空间巡游】卡市达加油站:将鑒于欧洲经验,启动共同空
连舞台基本架构都有,可随团队依活动需要自由装潢
创业者/管理人双重身份的经验谈

其实不少共同空间的经营者都有创业经验,但像詹宇帆这样同时是空间管理人,跟进驻团队双重身分的经验恐怕不多见:「有时自己会在这双重身分上有些迷失,有点无间道的感觉;一方面很了解创业团队的辛苦之处,但我们并不是加速器,所以有时候依据过往行销经验,看到团队方向走错时,除了给予建议以外并不能直接出手帮他们,之后做错会真的觉得蛮可惜的。」

转型之路:共组「大型工作团队」

不过在设立接近四年的现在,詹宇帆与邱于芸对卡市达有了新的规划:他们即将扮演更积极的角色,号招卡市达内部的多元成员,对外组成单一的「大型工作团队」,去向外部的大公司、公部门联合提起大型的执行案,让卡市达团队各自负责专长的部分,可以共同接触外面市场,进而让创业团队自身更加成熟。「这就是创办人很酷的地方之一。邱于芸时常跑到欧洲去,去观察或研究一些欧洲共同空间的案例,像这种『共同作业』的方式在欧洲变成一种相当流行的方式;这会让共同工作空间更具战斗力,更积极,也会有更大发挥与成长的空间。」詹宇帆说明他们预计在今年底与明年初将启动的转型专案计画。

「团队们可能会不习惯一阵子,毕竟若执行这样的计画,原本卡市达像家庭一样的感觉会减少吧;但实作会是带动团队成长最好的方式,很多时候也比单打独斗更有助于扩展商务与人脉关係。这也是我们因应创业环境、资金萎缩的方法之一。」也因此卡市达目前也很希望基本的行销公关团队、数据团队、网页设计以及工程师能够进驻,就像一般的网路公司一样。不过詹宇帆也表示,这项「共作」计画虽然会在内部大力推展,但也不会强迫进驻团队一定要参加。

他们眼中的台湾创业环境

谈起台湾的创新创业环境时,詹宇帆说到他的视角也受到邱于芸英国背景很大的影响。「台湾是个小岛国,美国或中国虽然是世界属一属二的市场,但很多状况正因为太大了,很多创业、行销的案例反而不适合台湾。」像他自己以前在奥美执行行销案时,往往採用美国成功的方法与工具,但在台湾都动不起来,主要原因就是人口差距太大;反而欧洲特别是中小型国家的经典案例,会比较贴近台湾的状况。

「另一个老问题相信你也知道,那就是台湾创业家最难过的不是没资源,而是没有正常待遇。在台湾很多创投或大众都说这个主意没市场,但可能只过半年,新加坡或马来西亚就有一样的案子,出来募到十亿了。」从自身创业家的角度来看,詹宇帆也认为台湾创业环境,尤其在资金面上确实过于保守;加上创业环境正逐渐紧缩,也成了卡市达勇于提出共作计画的另一项主因。那幺这项在台湾还算少见的共作模式会在国内成功,甚至变成业内一股值得学习的风气吗?相信是台湾创业圈接下来值得观察的重点之一。

您可能有兴趣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