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E嗨生活 >男女投诉巴生神坛诈财‧算命养小鬼‧摆棺材唬人 >

男女投诉巴生神坛诈财‧算命养小鬼‧摆棺材唬人

E嗨生活 2020-07-25
男女投诉巴生神坛诈财‧算命养小鬼‧摆棺材唬人(雪兰莪‧巴生15日讯)一对互不相识的男女读者近日先后向《》投诉说,巴生一间利用住家改建而成的神坛里的数名算命师,通过替信众算命和化解厄运的方式敛财及诈财。受害男读者披露,最令人难以接受的是,这所自称为佛寺的神坛除了安排数名自称为“相命师”的“师姐”在寺内替信众收费算命,同时还在寺内供奉各式神像及“小鬼”,甚至摆出几副小棺材唬人,现场气氛令人毛骨悚然。称助挽回破裂恋情随着女美容师丽莎(化名)于日前向本报申诉她遭该神坛的算命师诈骗逾万令吉后,一名不愿具名的男读者又于近日向本报揭发这间神坛的算命师企图以化解厄运为名,诱骗他付钱改运。“由于有一家报章指这间设于巴生市区附近的神坛有提供算命和化解厄运的服务,所以我上週就上门求助。”来自吉隆坡的他披露,由于在这家神坛内提供算命服务的算命师开口闭口都讲钱,且每一项服务都另加收费,所以他开始怀疑这些算命师的来历和动机。“根据算命师给我的名片显示,他们的‘服务’範围广泛,包括可‘治疗’中邪中降者,替事业失败、家庭失和、夫妻反目、婚姻难成、子嗣艰难、正财横财、遭小人陷害及顽疾缠身的人士改运或化解厄运等。”他指出,有关算命师还言之凿凿的对他说,即使恋人变心,他也可代为作法挽回他们之间的恋情,不过,一切需胥视对方变心的程度而定。算命房溢怪味角落堆满小鬼偶像“我抵达神坛时,一名中年妇女马上出来接待我。她说,有多名男女‘师父’在神坛内替人算命,并要我自行选择‘师父’。不过,我当时因不熟悉这些‘师父’的‘专长’,所以就要求她代为介绍,而她后来就介绍了一名男‘师父’替我算命。”男读者披露,这名中年妇女先过后就带领他到神坛内其中一间房间,而该名男算命师当时就安坐房内等“顾客”上门。“我一进入房内就被眼前一幕吓呆了,因为房内一角堆满了大大小小的‘小鬼’偶像,还有两副小棺材。”他形容,他一进门就嗅到一股奇怪的味道,且顿时感到浑身不舒服。过后,该名算命师叫他在一张小白纸上写上名字和生辰八字,并叫他从一副扑克牌中抽出其中一张牌。接着,算命师依序摊开他所抽出的牌,然后再逐一摊开其他牌。“他把这些牌整齐排列后,就一边翻查两本书籍,一边帮我算命。”算命20元改运收100男读者披露,算命师在替他算命的过程中,无论他查问事业或家事,算命师都一律说他“运滞”,并强调他的运气不好,然后要他另外付钱改运。“算命一次收费20令吉,化解问题及改运则需开坛作法,每次收费100令吉。算命师还强调,他开坛作法时,即使当事人不到场,他也可以帮忙作法。”“不过,我不知道他们向其他人收取的费用是否和我的一样,我相信他们会依据不同的法事向信众收取不同的费用。”道教无催升工作爱情咒正牌道教根本没有催旺工作运或爱情的咒法,一个人的生辰八字只能算出个人命盘和运势大走向,但根本无助于施术运法。所以,生辰八字被“师姐”掌握也无所谓,投报警方更重要。槟州道教协会顾问拿督李学德表示,道教根本没有催升工作运和爱情咒的术法,一切都只是旁门左道的一派胡言,“师姐”只是藉口掌握事主的生辰八字,达到已控制心慌意乱事主的目的。“这些都是“师姐”、假道士和巫师的讲法,正道之士都不会这些。但你为爱伤身伤心,从面相就能猜出一、二,自然就会被人趁虚而入,向你献计施法。”生辰八字施法难生作用李学德也是彭加兰哥打区前州议员。他坦言,在任州议员期间便接获许多类似投诉。可是自学道以来,他可笃定向大众肯定,个人生辰八字不会对施法产生作用,一旦自己意志不坚、过份迷信被骗,最好就是报警,不用担心被人施术“中招”。“风水摆阵最多也是教人趋吉避,儘量往好的方向走,也不能怎样。只要心正,所有术法都无法埋身,让人迷失。”正道之士守诫不乱施法少妇找法师施“爱情锁心术”挽负心旧爱,反被“师姐”骗财。本地宗教学者王琛发警惕民众,尝试借用灵界力量向人施术,是心生恶念的开始。长期依赖必自乱心智、失去自我与判断力,最终自食其果。“所有正道之士就算懂术法,也因为守诫而不会向人施术。真的犹不可求,何况这种假术士、假法师?任何人相信,就是自讨苦吃。没有人可真正借得神助。”王琛发也是中国武当山世界玄帝联谊会秘书长,他以学者立场向《》剖析,任何宗教都反对施行“巫术”。所谓巫术就是人和灵界进行条件交易,在不知道有关神祗的“真面相”,就尝试要借用神力,是可怕的行径。求施术者走歪路被利用“在道教法诫中,只有所谓的‘左道术士’才会不守五诫,在收取利益后向目标人物施法。可是时移势易,真正懂得术法的人可能已不在了,所有杂誌刊物上的宣传广告,自言可施法生财、保爱情,根本无一可取。”他指出,正道人士首要需守不杀害生灵、不滥取他人财物以自给和不贪爱恋色等诫条,所以任何主动向人献议施术者,都是心怀不轨,民众应提高警惕、时刻避开“师姐”,不是在求神不得后,才来懊悔。“所有术法施用都有规格。这种爱情锁心术根本就很假,而且要求施法的人,等同在把个人的意愿强加在他人身上,这也是恶念,不会成功的。”他强调,会向“师姐”求法,首先是要求施法人本身已失去方向,被自己的“欲念”所控制。过强的我执,会引人走上歪路,被“师姐”利用。道佛都是劝人向善、殊途同归,只要心生善念,放下我执,活得更美好,负心人更可能及时回头,求法也没用。‧2011.01.15

您可能有兴趣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