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E嗨生活 >沉静:切·格瓦拉魔幻偶像 >

沉静:切·格瓦拉魔幻偶像

E嗨生活 2020-07-20

沉静:切·格瓦拉魔幻偶像

这是常见的切·格瓦拉海报招贴画,他头戴红星贝雷帽的桀骜头像已成为反主流文化的象徵。(网路图片)

死逢其时,整个左倾狂飙年代和大众现代传媒的造神运动,成就了超级魔幻偶像——切·格瓦拉(CheGuevara,1928—1967)。

1967年10月9日,在玻利维亚打游击的切·格瓦拉被政府军枪杀。彼时远在中国,毛髮动的文化大革命正暴虐肆行。雾里看花的西方左派想入非非、蠢蠢欲动。转过年来越战进入白热化阶段;1968年法国巴黎颳起了“五月风暴”;同年8月,苏联入侵捷克镇压布拉格之春;义大利、西德、英国、美国、日本……

在全球此起彼伏的抗议示威游行中,在嬉皮士、摇滚乐、毒品泛滥及性解放的乌烟瘴气中,戴红星贝雷帽的格瓦拉头像成为最具战斗性的图腾广为流行。他不仅是第三世界共产革命“英雄”和西方左翼运动的象徵,而且也成为反主流文化的普遍象徵、流行文化的时尚标誌。随着时代的变迁,格瓦拉头像更多地出现在T恤衫、棒球帽、背包、海报、唱片、雪茄烟盒、马克杯上,成为畅销商品的消费符号。

号称无神论的共产党惯于倾国力造神愚民。斯大林、毛泽东、金家王朝、霍查、波尔布特……这些不可一世、祸害人类的假神恶魔纷纷坍塌现形。而50年来被后人不断杜撰、粉饰、利用的格瓦拉,却是由世界多方联手打造并推上神坛的另类。他死后,在全球掀起过一波波对他的崇拜潮。

格瓦拉死后,1968年至1970年在西方自由社会掀起的左翼运动中,他成为全球性的“革命偶像”和“先锋旗帜”。50年来,世界政治格局发生了巨大变化,以苏联为首的东欧共产主义阵营全面解体,东西方冷战结束,共产主义思潮被世界所唾弃。然而,格瓦拉这个共产主义魔幻偶像,却始终被人推崇,特别是在年轻群体中有“感召力”。

格瓦拉戴着红星贝雷帽的桀骜头像,已成为崇尚暴力、嗜血成性、反传统、反主流文化的象徵,在世界招摇了半个世纪。他的共产主义邪恶理念在潜移默化地毒害着几代“热血沸腾”的年轻人。从“魔幻偶像”格瓦拉现象不难看出,共产主义蚕食世界并非空穴来风。

奇葩的格瓦拉之死

富家子弟、医学院毕业的阿根廷青年格瓦拉,1955年在墨西哥城结识了卡斯特罗兄弟并加入他们的游击队,乘船登陆古巴,在山区进行游击战。不久,格拉瓦指挥的圣克拉拉战役取得决定性胜利,1959年1月推翻了亲美的巴蒂斯塔独裁政府。成为第二号领导人的格瓦拉,是助卡斯特罗左转、建立社会主义制度的重要推手。1965年,他离开古巴,前往刚果和玻利维亚“点火种闹革命”。1967年10月9日,他在玻利维亚的拉伊格拉村被枪杀。

39岁的切·格瓦拉最后定格在尸体照上,他的死讯传遍了世界,轰动一时。记录其生平、讚美其精神的文章在报刊杂誌频现,抗议将其杀害的游行示威,在西方自由社会轮番上演。

沉静:切·格瓦拉魔幻偶像

1967年10月10日全球主要报刊头版刊载了切·格瓦拉死讯及玻利维亚军方的陈尸照片。(网路图片)

美国中情局抓捕格瓦拉行动小组的负责人费利克斯·罗德里格斯回忆,他亲眼见到的不是英姿勃发的切,而是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落魄乞丐。当年玻利维亚部队的加里·普拉多上尉对颂扬纪念切的活动嗤之以鼻,指出这只是个入侵他们国家的恐怖分子,并非像宣传得那幺英勇,他被包围后弃械投降并喊道:“不要开枪,我是切。我活着比死了更有价值。”他对英国《卫报》描述,那个男人“没穿鞋子,脚上只缠着几片动物皮毛。看起来窘迫、憔悴、骯髒,似乎没有英雄的模样”。

当局为阻断极端组织没完没了营救他的行动,决定立即处决格瓦拉。为“验明证身”,向外界证实格瓦拉确实死了,断绝一切“他没死”的悬念幻想,格瓦拉髒乱脱相的遗容,经过护士和修女的清理整容,加上拍摄角度,死人格瓦拉鬍鬚黑髮环绕、死不瞑目的样子很“上镜”。玻利维亚当局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公诸于世的这一陈尸照片,日后不断被渲染拔高,令这个古巴共产党恐怖分子,光环加身,封神成圣,成了传奇。(未完待续)

您可能有兴趣文章: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