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E嗨生活 >朱宗庆领团敲敲打打“击”动人心 >

朱宗庆领团敲敲打打“击”动人心

E嗨生活 2020-07-17
朱宗庆领团敲敲打打“击”动人心无论是敲打桌椅还是拍打身体,发出来的声响都可以形成音律。打击乐既是最自然,也是最新的乐种。不过,打击乐在马来西亚却一直走得战战兢兢。努力发展廿四节令鼓的手集团是我国最具代表性的打击乐团之一。这个月杪,手集团将从台湾引进着名的朱宗庆打击乐团,以在大马唤起最原始的音律,激发本地人对打击乐的兴趣。一场打击乐秀,不只音乐好听,多元素材组成的场面也可比美管弦乐,令观众“声色”兼收。1986年,台湾音乐人朱宗庆成立了当地第一支专业的打击乐团,1992年,他又创办打击乐教学系统,将打击乐的演奏、教学、研究与推广工作进行结合发展。1994年,朱宗庆首次来马分享及推广打击乐文化教育,隔年再来为音乐老师师资培训班授课,为这片土地撒下打击乐种子。1996年,手集团艺术总监吴圣雄初次在台湾观摩朱宗庆打击乐团(简称朱团)表演,激发他毅然放弃教师工作和当歌手的梦想,并在返马后成立手集团,在大马延续打击乐的精神。18年后,手集团受邀代表大马到台湾出席朱团举办的第八届台湾国际打击乐节演出,同时带回一项好消息――朱宗庆亲自带队,并在本月展开的亚洲巡演中,大马被列为其中一站。吴圣雄说,在过去十多年来,手集团主要是推广南方狮鼓文化――廿四节令鼓。他希望手集团能向专业的打击乐老前辈――朱团学习,将传统的廿四节令鼓制度化,以免失传。“传统音乐多是由师父口传,没有乐谱,久而久之就会失传。手集团为推广廿四节令鼓而写谱,并有系统地为同属打击乐的廿四节令鼓铺排传承工作。”3团员先来马交流他披露,朱团于20年前激发他成立手集团,并视打击乐为职志,而他也一路从战战兢兢到满怀信心,期间不曾出现放弃的念头。“朱团从推广到教学,力使打击乐普及化的过程,可成为本地乐者的借镜,而朱团的到来更可为本地打击乐带来催化作用。”8月初,手集团特别邀请朱团3位资深团员,即黄堃俨、戴含芝及李昕珏提前来马,以与大马各族打击乐同好互相交流与切磋,同时即席演出。在那场好友聚会上,朱团3人只是演出两首乐曲,包括本地民谣《拉沙沙央》(Rasa Sayang),因乐曲悦耳动听,他们的精彩表演不但赢得满堂喝彩,就连场外的路人也驻足欣赏。戴含芝和李昕珏两人自幼学习打击乐,2012年考获台北艺术大学艺术硕士学位,现任朱团见习团员,并兼任教于杰优青少年打击乐团。现年46岁的黄堃俨说,朱团除了打击乐,也常跨界跟戏剧或佛光剧团等团体合作,而这种有特别要求的曲目,就由驻团作曲家创作,或委託世界各地作曲家量身打造。“现在,朱团委託创作的作品量是全台湾最多。廿多年来,我们已经委託创作超过250首的作品。这次来马,我们也会有多首为团队所创作的作品。”不过,朱团至今还不曾委託大马作曲家为该团创作曲目,所以,朱团也希望这次能藉着来马表演的机会结识更多音乐家和作曲家,并期望可与手集团联手演出一个环节。黄堃俨擅长理论研究、作曲、演奏。他于1992年加入朱团,平日除演奏之外,亦常为朱团编写击乐合奏的作品。1995年,他受到日本打击乐协会委託,为日本1995打击乐节创作《福尔摩莎》,并于东京首演。他于1998年完成的作品《印象.太平洋》则在第三届台北国际打击乐节中,由韩国汉城打击乐团演出。从2002年起,他也为朱宗庆打击乐教学系统有声教材担任编曲一职。15人学历硕士以上20年前来过马来西亚的堃俨说,朱团分为一团、二团,以及专属青少年的三团。“一团的工作专注于海外巡演,并常参加海外艺术节或音乐节,它在台湾则以台北国家音乐厅一年三次的演出为主。二团则是专业的年轻乐团,主要是在儿童乐会、校园或户外场地提供较为轻鬆的表演。”他披露,即将来马演出的一团共有14名团员,另有一位驻团作曲家。“一团15人皆拥有至少硕士或以上的学历,重点是大家都在乐坛很久,有4人超过25年,3人超过15年,好几个团员都在学校当教授,其中,团长和首席是大学副教授。”黄堃俨于1998年取得美国南加州大学打击乐硕士学位,2011年获台北艺术大学音乐艺术博士学位。现任朱团资深团员、国际打击乐艺术协会台湾分会秘书长、台北艺术大学兼任助理教授。他强调,朱团是职业乐团,所以表演是他们的主要工作,教学反而是其次。“教学只是我们其中一项工作,因为我们经常有演出,一二团加起来,每年约有125场演出。”器材丰富很好玩黄堃俨从小学钢琴,直到大学时期才踏进打击乐的领域,至今已有28年了。“我们从婴儿时期就很喜欢敲敲打打,所以说打击乐是最自然的乐种。当时,我的学校设有管弦乐团,老师问有没有人要玩打击乐,因为需搬乐器,老师就优先供男生先选。结果,老师过后直接叫我负责打击乐,我也没有异议。我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接触打击乐,并觉得很有趣。“那时候还不是很专业,因为打击乐给人的印象就是比较简单,只要敲击一下发出声音就好,不像小提琴或其他乐器需要很多技巧。后来,我才发现,如果要达到专业打击乐的境界,并不是那幺简单。”他说,打击乐包含很多乐器,所以他们也一直在进行研究。“有趣的是,打击乐有几项特点,第一,它是一项很新的乐种,1940年后,才出现一个所谓专属打击乐的独立乐团,而这支乐团的历史至今也不到100年,但其他管乐、弦乐、声乐的历史却动辄是几百或几千年。”他认为,打击乐受到重视的原因是因为它的素材丰富。无论是搕桌椅或拍打身体,只要经过排练后,它都会变得很有特色。“不过,打击乐可以是最省,也可以是最花钱的音乐。起初,我以为打击乐只要有鼓就可以了。后来,我才发现它很麻烦,我们不但得买低音鼓,还要买爵士鼓等等,结果,打击乐的乐手所买的乐器,远比其他乐所买的乐器来得多。如小提琴手只需买小提琴,但我们却需买很多乐器。当然,也因为这样,所以更显得打击乐好玩。”他提到,这一次来马的演出,单单舞台上的乐器就超过200件。“虽然只有10人演出,但舞台上的乐器却排得满满,这也是打击乐的特色。除了好听,你还可以看到琳瑯满目的乐器。这些乐器还得提早一个月通过海运入大马。”呈献最经典乐曲黄堃俨披露,朱团于9月底的演出中将会呈献该团最经典的乐曲。“我们去各地演出时最受欢迎的曲目,都会在这次演出中呈献,所以这等于是一场精华演出。”“在台湾,音乐被分很多不同类型,如实验性、经典音乐、剧场性、节庆性、儿童性质等,我们向来分得很清楚。因为不同的观众有不同的要求,若有成人来看儿童音乐表演,他们或许会觉得很无聊,若小朋友看经典音乐表演,又会觉得很深奥,所以,我们希望把它分得清清楚楚。”“不过,由于我们这次是在相隔了20年才再度访马,我们希望这场演出将是综合性的演出,而我们也将挑选最具代表性的曲目,所以,届时你会看到经典和创意共冶一炉。驻团作曲家也为了这次演出,而把马来西亚民谣编成一首打击乐。”/副刊‧报道:李翠媚‧2015.09.15

您可能有兴趣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