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E嗨生活 >【台北共同空间巡游】创咖啡:我们立志当台湾新创团队在各国的驻 >

【台北共同空间巡游】创咖啡:我们立志当台湾新创团队在各国的驻

E嗨生活 2020-06-12
【台北共同空间巡游】创咖啡:我们立志当台湾新创团队在各国的驻

INSIDE 长期关注台湾新创圈的发展,对于许多缺乏资源的新创团队来说,共同工作空间常常是一个起点,尤其是在家没有生产力、却也没有足够预算可以租独立工作空间的那些新创团队。然而,INSIDE 却也观察到,许多共同工作空间并没有经营得很好,更有传闻不少空间的创办其实本意在活络区域以让房地产增值。为了了解这个独特的产业,INSIDE 本月规划了共同工作空间系列报导,带大家一探究竟。首先登场的,是位于捷运中山国中站附近的创咖啡 TRUST CAFÉ。

创咖啡的创办人杨育明,因为前一份工作是传统大公司的董事长特助,观察到许多传统产业的公司已经失去创新的动能了,对新方向也没有投资或投入的念头。从另一方面来看,他对台湾年轻人的未来很忧心,即使现在年轻人很有想法也愿意创业,但是主要的资源却反而集中在创业后段接近要 IPO 的部份,也就是只愿意锦上添花,对于创业前段的育成却很少有人想投入。

【台北共同空间巡游】创咖啡:我们立志当台湾新创团队在各国的驻
创咖啡门口
为什幺创办「创咖啡」?

创业一开始的起头最困难,怎幺找资源、找伙伴,累积一些创业和商业基础知识,如果有人能系统化的协助,能减少许多新创团队的失败,因此 Leo 成立创咖啡,就是希望能够帮助正要创业的人,可以在一开始的时候,让他们知道该怎幺做、哪里有资源、有伙伴。Leo 认为现在的教育让年轻人失去追求梦想的动力,只想到小确幸。

【台北共同空间巡游】创咖啡:我们立志当台湾新创团队在各国的驻
创咖啡的创办人杨育明

创咖啡在商业上的获利模式有两个,一个是餐饮,另一个是团队的媒合与转介。举例来说,简报脸书专页「大学生玩简报」与新创立的线上课程募资平台 YOTTA,一方需要有人一起规划课程,一方需要有好的讲师,于是在创咖啡的介绍之下,双方展开合作,并且很快的就募到了原先设定的资金,24 小时已达 100%,之后也持续创造纪录。

目前创咖啡的空间是租的,Leo 找了靠捷运站、交通上很方便的地方,规模有八十坪,如果办活动可以容纳一百人,作为工作空间则可以容纳约六十人。

Leo 表示,创咖啡并不是固定式的共同工作空间,而是比较流动性的交流园地。不过比较固定合作的新创团队也还是有,但不见得是利用创咖啡的空间,像是有主厨新创团队法斯乐,正在做台湾在地食材的法式分子料理,就跟创咖啡合作,由他们提供创咖啡午餐的创意餐点。此外,也有机械系的女生发现小孩对机械不感兴趣是因为教具不理想,所以出来创业,自己研发教具,并且拿到创咖啡问问大家有什幺想法。

Leo 发现,有很多创业家其实太忙于自己要做的事情,却没有花力气去交流,所以都不知道别人在做什幺。创咖啡想扮演的角色,就是主动去媒合各个团队。像是有一个金工新创团队 Woo Collective 感谢客户所送的小礼物,就是法斯乐所做的精緻巧克力,这样新创团队互相合作的例子,在创咖啡履见不鲜。此外,创咖啡固定在礼拜五晚上也会举办创业肥皂箱,欢迎有意创业者前往分享自己的点子,平均每次大约有两、三个新点子分享,有的很有趣,有的则还需要更进一步的思考。

【台北共同空间巡游】创咖啡:我们立志当台湾新创团队在各国的驻
创咖啡一楼柜檯,有多种啤酒与饮料
空间的规划

因为是租来的空间,加上预算有限,所以 Leo 也不打算做太大的变动。门口进来可以看到的是橡果艺术工作室所设计的月球灯。这颗灯的来源很有意思,是因为 Leo 在展览上看了很喜欢,但是并没有足够的预算可以买,所以写信给橡果,没想到橡果竟然回信问:「你们要几颗?」当然,创咖啡只要一颗就够了,但从这里也体会到新创团队互相帮助的热情。后来创咖啡就成了月球灯的最佳展示场,也帮助成交了不少订单。

【台北共同空间巡游】创咖啡:我们立志当台湾新创团队在各国的驻
创咖啡一楼,有显眼的月球灯,也可以举办小型交流活动

此外,地下室有一个长方形的鱼池,因为原来是餐厅,可是共同工作空间不需要鱼池啊!所以乾脆在鱼池上面放上一张桌子,池畔就变成了椅子,创造出一个可以坐下来的空间。而鱼池上方没有天花板,因此坐在鱼池那边,往上看可以看到一楼的月球灯,视觉上很精采。

【台北共同空间巡游】创咖啡:我们立志当台湾新创团队在各国的驻
创咖啡地下室,右侧有鱼池改成的座位

大多数的墙面,创咖啡都尽量留白,一来可以作为展示区,而来对空间的视觉也比较好。除了有示服饰电商的商品,也有展示 College Bike,原本 College Bike 厚厚一叠的宣传展示卡,现在几乎快被拿光了。甚至直接有一面墙是原本漫画店的书架,现在改成让新创团队展示的「格子趣」。

【台北共同空间巡游】创咖啡:我们立志当台湾新创团队在各国的驻
画面后方为原本漫画店的书架,现在改成让新创团队展示的「格子趣」
创咖啡两大特色:流动性、主动性。

创咖啡跟其他共同工作空间最大的不同有两点,第一个是流动性,第二个是主动性。

大多数的共同工作空间都希望可以满租,没有满租至少也要租个八成以上出去,而且也希望签长约。不过这幺一来,里面的成员就固定了,也许里面的团队可以互相交流,可是毕竟交流的对象太固定,真的要跟外界交流,反而还要另外到其他的场合去,在共同工作空间却无法真正做到交流。

Leo 说,创咖啡不同,团队的流动性很高,来这里的人不只是来工作而已,更是来交流的,而且创咖啡也很常办聚会、课程或活动。最特别的一点是,来创咖啡,会给你一枚「代币」,如果你想要交流,就让白色的那一面朝上,不想交流想专心工作,就让咖啡色的那一面朝上,透过这样简单的机制也让大家知道谁现在方便过去跟他聊聊?喜欢交流的人,也许来个一下午,就能认识两三个新朋友。

【台北共同空间巡游】创咖啡:我们立志当台湾新创团队在各国的驻
交流代币,左边表示不想交流,右边表示欢迎交流

关于主动性,大多数的共同工作空间都会有空间经理,任务就是管理空间、场地,做一些行政上的庶务。可是新创团队需要的并不是这些庶务工作的服务,真正需要的是资源和连结。所以 Leo 每天都在创咖啡,做的事情就是聊天。Leo 说:

所以跟其他的共同工作空间不一样,创咖啡是主动去了解新创团队,也主动介绍各项有帮助的资源给他们,希望新创团队能成功。也许在其他的空间可能不太会有机会遇到管理空间的人,竟然主动介绍你资源或人脉,但 Leo 表示,这就是创咖啡天天在做的事情,甚至觉得这是创咖啡的天职。

共同工作空间产业所面临的机会与挑战

谈到这个产业的现况,Leo 认为可以分两个部分讨论:经营者心态与外在环境。

在经营者心态部分,Leo 认为很多共同工作空间都在抄来抄去,只是放上几张桌子、几张椅子或 3D 列印机,就说是共同工作空间了。但年轻人真正需要的不是空间,在家里也一样可以工作或创业。如果只有空间的功能,太容易被取代了,有更新、更漂亮、交通更方便或是更便宜的空间出现,人就跑了。没有找到自己在这个产业的使命和存在价值,要生存真的很难,甚至现在政府机关或学校,都有提供便宜甚至是免费的空间给新创团队了。

再来是外在环境,Leo 观察到台湾现在创业风潮的确很盛行,但是对于创业的支援却反而非常薄弱,尤其是共同工作空间在各国其实一直都是在支持新创的关键角色,可是在台湾作为一个共同工作空间却是一个被看笑话的对象。

国外甚至愿意提供水电免费或是税务上的优惠,因为共同工作空间是在服务新创团队,而新创团队最缺资源,成功之后却又最能创造就业机会。不过要做到像是国外这样支持共同工作空间可能并不容易,其实社会如果真的愿意支持也很简单,同样喝一杯咖啡,你要去其他咖啡店?还是在创咖啡消费顺便支持这样服务新创的共同工作空间呢?

【台北共同空间巡游】创咖啡:我们立志当台湾新创团队在各国的驻
交流

Leo 坦承,其实像是创咖啡这样的共同工作空间,一直都是在跟一群最没有资源的人打交道,这怎幺赚得到钱呢?所以如果没有使命感,真的很难做好,也撑不下去。但是回头一想,这群创业的人也许穷,但是却穷得最可爱,人穷志不穷,看了就会想帮他们啊!看看这个社会,不是没有善心,只是资源的配置不太对。Leo 说:

另外,有一些商务空间并不是想要支持新创团队,而是以创造房地产价值为主,但 Leo 不认同这样的做法,也不认为这样的空间有资格被称为共同工作空间,比较像是商务空间。

目前这个产业最大的挑战是大多数的空间是承租而来的,政府没有释放出闲置的空间让民间经营。此外,Leo 也提到了政府成立一些空间,但只交给行政人员或教育单位经营,而不是让类似创咖啡这种专业团队进驻,效率当然就不好,也达不到预期的目标。这也让专业团队只能自己找空间承租,结果租金成本不但很高,甚至还得帮房东缴税,自己的营收也要缴税,不像是国外的空间有的有水电或税的补贴与优惠,透过鼓励空间来支持新创。

Leo 表示,官方经营的心态其实是为了防弊,怕交给民间会有人乱搞,但是那些管理公家空间的人的确不会乱搞,因为他们也没有专业到知道怎幺乱搞,可是空间该有的功能也发挥不出来,其实换个角度想,应该给民间经营,然后定好考核标準,不好就换掉,好的就继续合作。Leo 说:「想想看,如果我们一个月十几万的租金省下来,多请两三个人,可以帮助多少新创团队?」

交流才是王道

Leo 提到,国外的共同工作空间文化上有一个不错的地方,也是创咖啡一直希望可以做到的,那就是促成交流。其实会去共同工作空间的人都有相同的 Mindset,物以类聚,你特别能找到懂你的人或是能跟你一起合作的人,例如都有某种冒险性格,而不会找到一个过于保守的创业伙伴。所以在共同工作空间,你可以花 70% 的时间工作,但是 Leo 建议,至少应该花 30% 的时间来交流,寻找更多的可能性,结合跟你很不一样的想法。

另一种国外的空间则是主打专业,可能是专门针对 Maker 打造的,或是专门让设计师聚在一起,这样的空间当然有他的功能,让一群有相同语言的人可以进行交流和合作,不过台湾还需要这样的专业空间吗?Leo 认为,台湾过去的产业,每个都是专业代工,对自己的领域很专业,但是对别的领域一翘不通,结果像是 iPhone 这种需要跨领域整合的产品,零件很多是台湾做的,但是台湾的专业却赚不到 iPhone 最主要的利润,所以台湾现阶段更需要的是跨领域的交流和整合,而不是专业的再深化。Leo 观察到有很多台湾的新创团队都有相同的毛病:

台湾新创团队的问题

台湾的创业者有一个问题,就是很怕被抄袭所以不敢交流,总是跟别人说:「我跟你讲,你不要跟别人讲喔!」但是又只说一点点,可是谁会想帮你跟别人讲呢?结果就丧失了让更多人一起激发思考、让点子更成熟的机会,只会闭门造车。其实只有没有想法的人才会抄袭,而越懂得交流的人就越不怕被抄袭,因为他一直在进化。

而另一个关键的问题则是国际观不足,Leo 发现,台湾的新创团队经常不知道国外的人在做什幺,只想要知道台湾没有人做就好了。此外,台湾的新创圈大多没有想做国际的生意,有想跨出国外的甚至不到一成。资源上,台湾的国际人才不足,资金也没有投入新创的领域。

其实政府应该要鼓励各国的创业家来台湾这个地方创业,有外来的刺激,台湾的新创团队才会变得更多样、更活泼,但是目前如果想到创业,可能想到的是硅谷、北京、新加坡,而不是台湾,甚至连台湾稍微好一点的都出国了。

这有什幺影响呢?举例来说,如果有一个不错的新创团队,在硅谷看到不错的合作对象,他就过去加入了,这个团队再也跟台湾无关。可是如果多一点好的团队来台湾,让台湾的团队能直接跟他们合作,那好的团队就会留在台湾,而且让市场上其他的团队看到他们怎幺做到成功。

另一个问题是,很多东西台湾不能卖或是没有市场,但是在国外也许有商机。例如,马来西亚的农业规模跟台湾不一样,台湾的农田小小的,不需要用无人机施肥或巡逻,但是马来西亚动不动就是一个山头又一个山头,他们就有无人机巡逻果园或农田的需求和市场,而这件事情台湾其实有很多团队做得到,可是如果这些团队没有出去看看,或是没有想到国际上有跟台湾不同的需求,他们就没办法掌握这个机会了。

同样的道理,资讯落差也能在国境之间获得利益。在台湾可能你开便利商店无法跟全家或小七竞争,但是去某个新兴市场的乡下,只要你懂得怎幺经营,就可以在那里开几十家或上百家的便利商店。所以生意不见得要在台湾做,台湾可以当成一个基地或研发中心,而商机却是全世界到处都有的,台湾有很多的地方很先进,只要其他市场有需要,就是一个机会。

Leo 发现,台湾的新创团队大多很善良,也很灵活,愿意成就他人也很愿意合作,但是有合作的意愿却没有合作的动力,很少走出去跟其他人合作,了解别人在做什幺或有什幺需求是自己能够去提供解决方案的。

创咖啡的理念是什幺?

Leo 一再提醒,不要为了创业而创业,尤其观察了那幺多的新创团队之后,发现台湾的创业其实很没有系统,不像是国外在创业上有很多资源和新手村,先让你知道创业是怎幺回事,可是台湾的创业者却像是野放海龟一样,最后能成功存活的当然就很少。想想看,国外的创业是经过系统化的学习,而台湾却是土法炼钢,这样其实长久下来并不是好现象。所以这是创咖啡希望努力改变的,帮助更多新创团队系统化的在市场上存活下来。

如果是更长远的愿望,Leo 则提到有朝一日,希望能带领台湾新创团队打国际盃。如果资源足够,创咖啡可能在硅谷、北京、曼谷,吉隆坡等地方成立台湾的新创驻外经贸办事处,帮助台湾的新创团队在国际上闯市场的时候无后顾之忧。政府没做到的事情,Leo 倒是想一肩扛起。

创咖啡想带领台湾新创团队在各国的创业圈打赢国际盃,而 INSIDE 则希望透过优质内容的提供,协助台湾的新创团队有更好的发展。在这一点上,我们倒是有相同的共识。

您可能有兴趣文章: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