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E嗨生活 >「我从来就不是青春玉女呀!」看女人我最大的蓝心湄,如何成为非 >

「我从来就不是青春玉女呀!」看女人我最大的蓝心湄,如何成为非

E嗨生活 2020-06-11

Text:Julian Kan

在一般观众心目中,蓝心湄是优秀的歌手、是出色的演员、是挥洒自如的主持人、是经营有道的餐厅老闆、还是影响无数华人女性穿衣打扮的「蓝教主」。不过,对《WE PEOPLE》而言,蓝心湄只有一个身分:一位白手起家,非常卓越的企业强人。

出道30多年,她的演艺事业依旧有声有色,粉丝遍布各年龄层;Kiki自开幕至今始终门庭若市,用餐时间往往一位难求;电视节目《女人我最大》已迈入第13个年头,被广大观众视为美容与时尚宝典,进而演变成一个极为庞大的「蓝氏集团」─不仅带动无穷商机,节目中多位各老师也因知名度大增,纷纷更上一层楼,就专业领域创立个人品牌,说蓝心湄是他们新事业的幕后推手一点也不为过。

她本人却谦虚地说,充其量只是幸运和喜欢表演,自己算不上多了不起,也没有多大的野心;但她不讳言,自己面对事业永远认真,更重要的是,她活得自在开心。

有温度的「集团总裁」

以往,蓝心湄甚少接受採访;「我的想法是,又没发片或新作品,工作像公务员似的很固定,有什幺好讲?就算访了,人家也没东西可写。后来才渐渐调整。」殊不知,她的精采人生就是最佳题材。

恭喜她《女人我最大》突破3000集,她表示:「刚开头的时候收视率并不好,一直在零点零几徘徊,幸好电视台很支持,给予我们很大的空间,所以初期的内容颇天马行空,什幺都尝试,希望找出属于自己的特色,大约一年以后才好转。很少电视台愿意养一个节目一年以上,很感谢他们。大约一年半之后,节目开始有市场影响力,让厂商看到节目的力量。我们自己则是边做、边学、边成长,把节目变成一本帮观众省钱的应用书。」假使当初的决策者只看近利,斤斤计较收视率的高低,就不会有今天的丰硕成果了。

别以为她只负责主持,身为「蓝氏集团」的「总裁」,蓝心湄亲身参与每一集内容的讨论;「和製作团队一路合作到现在,我们早已培养出一定的默契,我很少改脚本。」聊到这儿,蓝心湄分享了非常独特的心得:「万一脚本真的需要调整,我的做法通常是照录,让写本子的人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事后再靠剪辑修正。光用嘴巴讲,不给他犯错或浪费时间的机会,他可能永远不懂。」

她或许不自觉,但她处理事情的智慧与高度,恰似一个成功的集团经营者。不同的是,无论幕后製作群、幕前的「女军团」、或者经常受邀上节目的诸位老师,蓝心湄与大伙儿早已变得像家人一般,温暖是他们的互动模式;「我不敢说我在带领整个团队,只能说大家物以类聚,我喜欢有礼貌、重视家庭、尊重自己工作的人。热忱是我待人处世的最大原则,对朋友和工作都应该有热忱,我很在乎这个。许多现代人不知道是不是活在网路的虚拟世界里久了,缺少温度。」

有坚持,也有改变

就像所有企业的经营,节目做久了,难免遇到瓶颈。「我自己过不了的是『物化女性』和『说话伤人』这两关,怕观众不舒服,我自己也不舒服,这是我的坚持,」蓝心湄解释,「当然,『女军团』都很年轻,表演方式很open、不设限,跟我年轻的时候有差。有的东西可以靠剪接拿捏尺度,有的东西是自己心态的问题。所以我想,不如自己改变,才能让节目更活泼、更不一样。一方面可以跟得上年轻人的思维,另一方面,才不会让年轻人失去对工作的兴趣和信心。故步自封容易变得八股与制式化,我不想变成一个讨人厌的老太婆。幸好有他们,我的心态越来越年轻。而且,我本身也属于愿意多尝试的个性,不会给自己框架。」她自己忍不住笑了起来:「何况,我从来就不是青春玉女呀!」

构思带状节目每天的主题已是一大挑战,必须花更多心思的是如何「旧瓶新装」;「譬如睫毛膏,讲了十几年了,要用什幺新的角度介绍才有趣味点?我要不断吸收才有东西给。此外,老师们介绍专利成分时不知不觉会很严肃,我便尽量把气氛再兜回来。说实话,主持是我表演项目中最弱的一环,若非节目给我机会,我可能还是用以往的方式照本宣科念脚本。」不过,她坦言自己对细节的要求;「做什幺事情都一样,不多準备的话我会心慌。」

或许,择善固执的坚持,以及与时俱进的改变,正是蓝心湄与整个「蓝氏集团」屹立不摇的关键原因。

新品牌的催生者

由于节目的热播与专业形象的塑立,「蓝氏集团」旗下的牛尔、Kevin、吴依霖、小凯,如今皆是独当一面的大师,各自在专业领域发光发热,这或许是蓝心湄当初接下主持棒时未曾预料到的结果。

她当然是骄傲的,但她不认为自己有资格居功,充其量只是给予建议。「创立品牌之前,他们每一个人都曾徵询我的意见,」她说,「我对他们的专业有十足的信心,而且他们对自己的产品非常有责任感。」

回想当初吴依霖告知她想做髮品的时候,「我很赞成,但也有点担心─以她的专业知识和能力,做这一块当之无愧,可惜台湾的髮品市场满冷的,品项区分没那幺细,我要她考虑清楚谋定而后动。记得有一次,工厂品管出了问题,那批货她全部不要,没有因为超级畅销就不顾品质乱卖,而且她坚持本地製造,不愿为了降低成本把生产线外移。」她笑道,自己这只「领头羊」彷彿什幺都管的妈妈,尽量传递正面的能量和想法;「我希大家能在这个环境里一同成长学习,不要轻易放弃初衷。」这句话,不啻为「蓝氏集团」经营的核心理念。

至于节目带给蓝心湄自己的,除了像家人般的好友与更年轻的心态,还有冻龄的外貌。「因节目性质的关係,我必须把自己keep好,花了很多钱整型,」她直言不讳,「倘若不是主持这个节目,我一定不会这幺做。我的想法比较偏向英国演员那一派,坦然接受自己老去的模样─50岁,就演50岁的妈妈。」

事实上,她刻意留着额前一小撮白头髮不染;「这是上帝给我的礼物,也是给自己的提醒─有年纪了,开口说话前要多想一想,不要有情绪。我常讲,青春与否属于心理层面,快乐才是最好的精华液。」面对生活或工作,她始终抱持「刚刚好就好」的想法,不奢求也不强求;「我很懒耶,生活很单纯、很简单,我觉得人生『没事最好』。父母也很支持我的选择,并没有要我趁红的时候多赚一点。但给我表现的舞台,我一定用心经营好。」

「我从来就不是青春玉女呀!」看女人我最大的蓝心湄,如何成为非

期待活得有厚度

Kiki堪称蓝心湄的另一个璀璨舞台,「我还是老话一句,无论节目或餐厅的成功,都源自很棒、很有向心力的团队。」1991年刚开幕时,Kiki只有六名员工,但这六人一直做到现在,没半个人离开;「大家相互信任,不因为赚钱与否而龃龉,把彼此当家人般对待,而且工作範筹一开始就划分好,各自管好自己的事。」

有很长一段时间,蓝心湄每天最早到公司、最晚回家,亲自拉铁门开店和打烊;「每个人都是家里的大小姐,没有人天生会,不会,慢慢学就是了。」她还记得,自己曾经用稳洁洗厕所,结果被大家笑;「听起来似乎颇辛苦,但我很享受那个过程。」目前,她已有新的展店计画;「我想做麵食和锅类,开店以后交给员工经营─这样才留得住人才。」

「十年前已有人找我出书,但到现在,我依然觉得不够,好多东西还在学。採访的时候最怕人家问:未来如何规划?我都不知道该怎幺答,如果计画很多,应该不会像现在一样开心吧?我只是继续做我喜欢的事情─没想过退休,也不想把自己搞得太累,有点矛盾。真的,你没事,我没事,爸妈没事,国家没事,世界没事就好。」蓝心湄与「蓝氏集团」的成功显然不在汲汲营营,而是抱持随缘的态度面对人生,然后本着发自内心的良善与热情,尽力做好每一件事,开心且知足地度过每一天。


您可能有兴趣文章: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