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P生活历 >【朱天心专栏】「动平会」的忆珊 >

【朱天心专栏】「动平会」的忆珊

P生活历 2020-06-13
【朱天心专栏】「动平会」的忆珊

朱天心专栏〈「动平会」的忆珊〉全文朗读

朱天心专栏〈「动平会」的忆珊〉全文朗读

00:00:00 / 00:00:00

读取中...

我是先读到忆珊的文章,才见到她人的。

○五年,我最敬重并私以为师的钱永祥(其实我们背后称他为老钱,不是因亲暱故,而是他始终待后辈平等,不以学识阅历年纪傲人),老钱拿了一本他参与审查的论文要我看看可有出版机会?

作者林忆珊,东华大学民族所学生,书首篇章难免得披上学院规格外衣,但内文,田野调查记录了十多个俗称爱妈的动保志工的口述,是动人并惊悚的(在台湾大部分对流浪动物不友善的地区当个动保志工,可谓在战场、在无间地狱,叫人不得不做个街头战士)。

 

一年多后,我参加「台湾认养地图」的种子志工训练,课后仍有几名看就知是资深战士级的志工徘徊不去,交换着TNR经验,那是06年台北市政府「街猫TNR计画」元年,我们卯起来做,企想对市府和议会和社会证明,这是一个管理流浪动物数量的人道文明且有效的做法。

于是有人向我介绍「这是林忆珊,我的吹箭师傅。」后来我才知道几乎国内的抓扎手都是不到30岁的她的徒子徒孙。

吹箭大师是个晒得黑黑红红的大学女生貌,穿件及膝的工作裤和凉鞋(后来才知她几乎不分四季的皆如此穿着),圆脸短髮亮眼睛透着几许爽直的男儿气,我急忙表示我读过你的论文,是你的读者,并鼓励她将文首略作删动以便于一般读者,她笑笑不置可否,这是典型动保人的神态,无论什幺场合总有几分放空或心不在焉,因为心底永远在挂念不完待寻待救急如火场抢救的生命。

 

不久我才从其他志工口中知道忆珊的传奇。她家在新庄,每天出入看到太多癞皮狗或车祸狗在公路旁不去(被丢弃处、或等待不忍之人留个厨余),她习得吹箭麻醉术,将那些狗狗一一抓扎或治疗(恕我不透露吹箭以及追捕细节以防有心人),此经验之后数年,她带去所念书的淡水和花莲。

毕业后她在关怀生命协会工作,身兼数职,我每细读他们出版的月刊,几乎整本都是她独力完成,我细看那当月工作誌,小自国外动保团体的拜访交流、大至例行的志工讲习都她肩挑。

我远远看着她,每在我感疲惫或病弱或忙不歇时,都以她为我支撑的力量或模範。

此中,我们只合作过捕兽铗的入法。

捕兽铗,因着便宜和购买便利,曾经在台湾成了一般小农或小民的最爱,曾经我看过老日本房子屋脊放一排亮闪闪的捕兽铗,不少动保人家中都有一只名为小三的猫狗(三脚猫三脚狗),那还是倖存者,暗中不知道有多少拖着捕兽铗逃至角落默默花了一个月才烂死或败血而死的动物。

 

我们开记者会,演行动剧(这些放在公园或河滨草丛中的捕兽铗若家犬人孩踩踏到会如何?)、游说立委和主管机关,最终在与数个动保团体的协力下,成功将它入法,此后捕兽铗不得生产、陈列、贩售、输出。

与忆珊共事是愉快的,她与我想法一致的认为关心动保议题且肯实践的人已那幺少,故以不扩大差异而珍惜那共同的,绝不以己之路线主张否定或猜疑其他人的不同路线,她从不抱怨,肯承担,是我熟悉的摩羯座中好的那一支。

11年,忆珊找我与黄泰山成立「催生动保司联盟」,趁着次年初的总统大选,要求总统候选人正视并回应这议题。

是这样的,传了好些年的中央政府组织再造,终有较清晰的图像,例如,农委会将升格为农业部,原来其下的动保科将升级与畜产科合併为畜产动保司,亦即,主管杀动物和救动物的、赚钱的(畜产)和花钱的(动保)将置于一炉,这不是精神错乱就是玩假的,当两者利益冲突时,哪一个注定被牺牲,是照眼就知的。

所以,我们要求一个中央层级,独立行事的动保单位。

那几个月,我和忆珊泰山常候在立法院附近的小咖啡馆里,这我也才知道为何立法院周遭有那幺多的卖简餐饮料的小店家,因邻桌全都是等待陈情游说人士。

百忙的立委助理一电告我们,我们便立即前往,把握住那五分十分钟,将我们的诉求说清楚并更好取得承诺。常常,我从立委的眼中照见我们自身,泰山身障、与我一样穿着简单朴素,忆珊仍短裤凉鞋,真是再次证明,会关心鲁蛇狗鲁蛇猫的都是鲁蛇人啊。

次年,农委会回应我们受限于农业部组织法,动保无法单独成司,只能成立动保会,直属行政院长。

此役连署或参与的有全国上百个动保团体,除了动保司是最大公约数,其余的主张诉求不尽相同,只我和忆珊泰山从此养出了互信和共事的默契。

次年,忆珊离开关怀生命协会,和战友万宸桢成立了「台湾动物平权促进会TAEA」,认养了动保中最慢但其实最重要的教育宣导工作(简单说,只有社会上的人心和人对动物的态度改变,动物的命运才会被改变)。他们二人校长兼打钟,一秒钟都不浪费的说到做到,因此我告诉他们随传随到我吧。忆珊关注我因气喘健康不稳定,总珍惜「使用」我。

 

此中,我始终目睹并偶尔参与、最值称道的是《动物不是娱乐》的拍摄。

有孩子的人应该知道,台湾的小学每一学期有一个名为尊重生命的课程,而校方通常是选择到有展演动物营业场所如「XX农场」、甚至游乐场去半日游做为交代。

如此,我们应该不吃惊,坊间为何会如春笋一样冒出那幺多各种囚禁动物的大小营业场所了吧。

忆珊他们费时一年多全岛偷拍(因这挡人财路不是?)的《动物不是娱乐》中有一场景令人难以忘怀:某场所因应下午来参访的小学生,上午便不让小猪仔吃奶、而将母猪奶挤成一瓶瓶备好、届时小学生可用一百元一瓶购买餵食。

那些饿了一天的小猪抢着凑前索奶、小学生或生疏或戏耍着、将奶喷溅小猪一头脸……

这,是生命教育?

忆珊他们在小学巡迴放映,看过的家长和学生,不再在假日去那些老虎囚禁铁笼、鹦鹉啃秃自己羽毛、象龟被人骑趴……的场所。

 

在此同时,忆珊还努力在源头修法,想趁热将展演动物入动保法,我还深深记得那个安静冷清的立院中兴大楼某室里,我们与民进党最具进步观念的立委田秋堇、任外头漫天风雨的静静推敲法条用词(要一步到位或做若干妥协以利于通过)、并决定将海哺(海洋哺乳类)的禁止饲养和展演和触摸入法条的那一刻……(当然结果动保法中的修增法条仍只措意赌博/动物竞技部分)。

是的,同时在做绣花和火场救援的工作,通常我乾脆形容,在火场绣花。

14年初,忆珊终于将她的论文以《狗妈妈深夜习题》出版,我以〈黑暗骑士〉为名为她写推荐文,至今我想一字不改的引用文末的一段话作结:

在动保工作上,忆珊是我最信任敬重的良师战友,她温暖又强悍、不抱怨诉苦多情绪、不为一穷二白的动保圈里茶壶内的风暴或抢骨头而灰心沮丧、她从不贬抑鄙夷爱妈们的存在意义,她眼里不只只有动物还有人(这句话用来描述夸讚动保人会不会有点怪?)

我长忆珊一个世代,却老在一些难抉择时的重要关卡务必与她谈过才觉得踏实笃定。

爱妈们的事蹟早该有人写了,他们既是拉动了动保组织社群和公部门作为的人,也是最卑微、日日在第一线做那希腊神话里薛西佛斯苦役的人。

忆珊的书,使黑暗骑士们得见天日,太好了!

作者小传—朱天心

山东临胊人,1958年生于高雄凤山。台湾大学历史系毕业。曾主编《三三集刊》,并多次荣获时报文学奖及联合报小说奖,现专事写作。着有《方舟上的日子》、《击壤歌》、《昨日当我年轻时》、《未了》、《时移事往》、《我记得……》、《想我眷村的兄弟们》、《小说家的政治周记》、《学飞的盟盟》、《古都》、《漫游者》、《二十二岁之前》、《初夏荷花时期的爱情》、《猎人们》等。

您可能有兴趣文章:

推荐内容